當前位置: 首頁 » 互動 » 訪談 » 正文

李濤:當好APUS的“船長”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
發布日期:2016-12-02  瀏覽次數:426

創業學問深,反思,很重要。

在李濤的微信ID上,非常直白地寫著這樣的個人簡介:我是李濤,APUS船長。

1999年入行,如今浸淫互聯網行業17年,李濤在行業內的稱謂頗多,“360手機衛士”之父、“明星創業家”等,但他說,自己最喜歡的卻是“APUS船長”這個稱謂。

喜歡喝功夫茶,愛聽王菲的“但愿人長久”,偶爾會發幾段頗有文青質感的句子,也喜歡拍旅行的風景,或者曬曬親朋小聚的美食。與很多80、90后互聯網、科技類創業人士相比,不惑之年的李濤,在性格和思想上透著一股“特年輕”的勁頭。

他創辦僅僅兩年的互聯網科技公司APUS(主打智能手機上的用戶系統,主要包括:APUS桌面,APUS瀏覽器,APUS搜索,APUS發現,APUS新聞頭條,APUS消息中心等產品體驗和服務),在諸多互聯網企業和創業公司隊伍里,也尚在“青春期”。

但事實上,創業半年即成功拿到兩輪融資,且總額超1.16億美元;一年后APUS入選《華爾街日報》全球最年輕的獨角獸公司,并實現用戶破9.2億的目標;2016年初APUS開始商業化變現,實現當年度半年收入數億元,作為公司創始人,李濤的做法卻頗顯老到。

在與《中外管理》記者的訪談中,有一個詞,李濤不自覺地重復了多次,就是“思考”。

看得出來,辭去奇虎360公司副總裁之職,放棄價值700萬美元的股票去創業,李濤的全盤考量非一朝夕;制定公司工作時制,他強調一定要讓員工有充分的時間“思考”;創業中林林總總的困難,也同樣被很多人質疑過,但他說失敗常有,關鍵是要學會反思。

大公司靠制度,創業公司靠文化

創辦APUS之前,李濤先是在一家互聯網企業擔任高管,后在奇虎360公司擔任副總裁,組建和帶領團隊,主掌360無線業務和國際業務。2014年創業后,李濤帶領APUS在海外攻城略地。

在李濤眼里,外界對成熟大公司和創業型公司的企業管理存在認識誤區。從公司高管到初創公司創始人的身份轉變,讓李濤感觸最深刻的是:“管理,大公司靠制度,創業公司靠文化。”

在360公司任職期間,他自認為不是一個成熟的管理者,那時候做國際業務也是從無到有的摸索過程,但在大公司做高管從事管理工作,更像是“大象戴著鐐銬跳舞”,而管理一個創業團隊則相對更自由。

關鍵是,在大公司和創業公司抓管理,很多外界理解的通用法則在此反而行不通了。比如:我們會以為“背靠大樹好乘涼”,實則不然。

由于大公司都已形成一整套成熟的管理規則,有自己的管理慣性和思維導向,這就意味著團隊在每一次創新時都要面臨著既有規則的束縛和壓力。通常是帶頭人先證明一個想法或思路是對的,而后執行。

相反,在創業團隊里,往往是只要有個“可行的思路”,就可以風風火火地干,因為創業公司需要不斷地捕捉機會。很多從大公司走出的創業人都有同感,創業公司在初期可以相對自由地決定方向和模式,而大公司的每一個決策都需要“層層過關”。

所以,在這樣的前提下,看似有很多資源的大公司實際可用資源反而沒有創業公司那樣豐裕,創業公司的資源利用率更高。

再比如:我們會覺得越是成熟的公司,企業文化建設越深入人心。然而并不是。“實際上,企業文化和價值觀在創業公司更容易起作用,而成熟公司靠的是規則制度。”李濤對《中外管理》說,管理一個創業公司,需要的是團隊每一分子都有主觀能動性和價值觀認同感,這也是公司規則不斷成型的過程。

在APUS,李濤透露在招聘人才的時候秉承的其中一個原則是:選對的人,不改造人。最終進入公司的必然是對創業公司的企業文化、價值觀認同的人才,并且成為與團隊并肩創業的創業者。而非大公司需要的“螺絲釘”。

在他眼里,企業管理的本質是一樣的,萬變不離其宗都是對人性的管理。

而從當初的大公司高管到初創公司創始人,作為“船長”,李濤思考最多的一件事,就是管理——關乎企業,關乎團隊,關乎人心。

一騎絕塵,有賴于前瞻規劃

公司初創面臨天使輪融資的時候,李濤已經確立了戰略方向——發力移動端,主動出海走國際化。2014年APUS剛創立一個月,產品便正式上線;2015年1月,APUS拿到第二輪1億美元投資……

在創業公司當中,APUS走的是穩健路線,李濤說那是因為不穩定性因素太多,所以要提前將很多不確定性變成確定性,為自己贏得更多時間。

創業初期,李濤曾經做過這樣的調查:全球人口60億,移動互聯網用戶在2014年的時候只有25億左右。也就是說還有35億的空白市場有待開拓,但國內市場蛋糕早已被瓜分完,那只有海外業務一條路。李濤決定:走移動互聯網這條路,搶灘海外市場。

雖說不是技術大咖,但是在這個行業干了17年,經歷了中國互聯網幾次波浪起伏和輪回的李濤,被磨成了有經驗的“老中醫”,能夠把脈行業發展規律。所以,基于行業敏銳度,在嗅到全球經濟危機的苗頭后,李濤堅持在市場資本還充裕的時候提前囤積糧草。

果然,2015年資本寒冬,互聯網行業大面積受到波及,但APUS的第二輪投資已落袋為安,提前完成融資。拿到錢后,原本可以加快擴張步伐,但李濤開始“拿起算盤”控制預算。他覺得,前瞻,也意味著居安思危。

而當2015年下半年互聯網泡沫開始破滅,很多公司面臨消亡和裁員的時候,李濤覺得是時候為公司下一步擴張儲備人才了。因為未雨綢繆,人才建設要走到發展的前面,現在的團隊要為未來的目標和計劃作籌備。除了既有核心團隊,公司又繼續招兵買馬,直到目前的200人,關于這個數字,李濤說是“計算”出來的。即按照公司現今的社會價值估算,每一個員工在能力和效力上能承擔100萬美金的市值,200人算是在安全范圍內。

這些看起來反節奏的操盤,曾經也遭到過質疑,但2016年初APUS正式開始商業化變現,半年內實現收入達數億,目前每個月收入1億,用戶數量從零開始到令業界稱贊的9.2億。如今看來李濤未雨綢繆的這步棋走對了。

創始人的前瞻性意識,包括創業思想,計劃性、目標性、規劃性和節奏性,為創業公司帶來的不僅是完美逆襲那么簡單。

什么可為,什么不可為?

從中關村、望京到美國硅谷,從令人艷羨的南極風谷歌辦公室再到Facebook辦公區開放式廚房,國內外的科技類互聯網公司給人的感覺總是一副充滿青春、茁壯成長的樣子。

這也意味著它們都逃不開青春期“成長的煩惱”:從公司戰略布局,資源分配到團隊管理、產品規劃、市場問題……正如李濤所說:“當一個公司的發展速度降下來,矛盾和問題會集中爆發,禍不單行在企業管理上同樣適用,而速度是保障整個團隊和產業向前推進的強大動力。”

李濤堅信,創業公司是唯一可以高速增長的公司,因為相比成熟大企業的各種傳統模式的束縛,初創公司有天然的靈活和自由。

然而,李濤所指的速度,是小步快跑。

在創業公司里,小步快跑和堅決執行都很重要。創業公司很多時候甚至都沒有時間去證明自己的想法,而只能抓住機會,小步快跑,快速調整,不打折扣地執行,這是互聯網公司的普遍特點。

說到速度,不得不說互聯網領域不僅是公司發展急速,就連核心技術都在處于快速迭代的態勢,而且技術復制性很強。對此,李濤的看法是,技術沒有核心的競爭力,任何企業都要將自己的技術優勢和壁壘轉變為市場和品牌優勢,這才是核心。

雖然速度是保持青春的一碗雞湯,但規模是初創公司的一劑毒藥。因為,往往拿到投資后的互聯網公司,下一步就開始進行規模化布局。

然而擴張有風險!

“如果僅是團隊規模增加、跨區域擴張,而企業的社會價值、市場價值并沒有增加,無疑就像不健康的增肥。”李濤解釋。

李濤個人非常推崇曾國藩,曾國藩對他影響也很大,他分享了曾國藩的三點:其一,內圣外王;其二,扎硬寨,打呆仗;其三,打碎牙齒和血吞。他認為,每一個創業者都要有自我克制和提高修為的能力。要知道什么事自己能做,什么事不能做。在大局面前,必須有一個冷靜、客觀的判斷。如今創業兩年,李濤實則用了10年時間完成創業積累。“創業門道深,不鼓勵年輕人盲目創業。”他如此建言。

作者: 朱冬

來源:《中外管理》

 
 
[ 互動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違規舉報 ]  [ 關閉窗口 ]

 
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
 
推薦圖文
推薦互動
點擊排行
 
網站首頁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方式 | 使用協議 | 版權隱私 | 網站地圖 | 排名推廣 | 廣告服務 | 網站留言 | RSS訂閱 | 魯ICP備16034181號-2
 
地方棋牌游戏 福建时时走势 最新168开奖现场下载 十一运夺金山东时时 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表 云南时时彩计划 秒速时时网 平特一肖稳赚哪个网站比较好 安徽时时计划软件下载 福建快三走势图结果 安徽时时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