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 » 資訊 » 人物 » 正文

張瑞敏:被顛覆的價值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
發布日期:2016-10-29  來源:經濟觀察報  作者:張瑞敏  瀏覽次數:597
     
       百年企業是如何做到“基業長青”的?我認為,百年企業就是通過“自殺”重生。你不能“自殺”,就會被“他殺”,被時代所“殺”。

只能我們去適應時代,時代不可能適應我們。

現代企業管理理論體系有三位先驅:弗雷德里克·泰勒基于動作研究的“科學管理”;德國人馬克斯·韋伯的“科層制”,也即今天常見的金字塔式組織結構;法國人亨利·法約爾提出的關于組織內部的一般管理理論,認為管理有計劃、組織、指揮、協調和控制五大管理職能。但是,在互聯網時代,這三位先驅的理論都被顛覆了。

首先,互聯網帶來了零距離,要求從以企業為中心轉變為以用戶為中心。用戶的需求都是個性化的。泰勒的科學管理適用于大規模制造,現在則要從大規模制造變成大規模定制。

其次,去中心化,沒有領導。誰是員工的領導?不是他的上級,而是用戶,員工和用戶之間要直接對話,這就把馬克斯·韋伯的“科層制”顛覆了。互聯網時代的企業應該是沒有什么層級。

再次,分布式。所有資源不是在內部,而是在全球,這就顛覆了法約爾的一般管理理論。為什么一定要在內部來做?為什么不可以吸引全球的資源?加拿大人唐·泰普斯科特和英國人安東尼·威廉姆斯撰寫的《維基經濟學》有句話說得好,“全球就是你的研發部”。

總之,如果還想抱著原來那套不放,肯定不行,時代使你必須要改變,從戰略到組織到薪酬。

成為“第一”不是戰略,能夠找出成為“第一”的路徑,這才是戰略。當前,就是要找出符合互聯網時代要求的路徑。戰略必須變,要變成符合互聯網時代的要求。

戰略應該服從于時代,組織則從屬于戰略。這個說起來容易,做起來很難。目前,海爾要實現戰略轉移,從以企業為中心轉移到以用戶為中心,具體就是“人單合一雙贏”戰略:“人”是員工,“單”是用戶價值。

海爾幾萬人,每個人都要找到自己的用戶。企業作為一個社會組織,關鍵在于,怎么樣把每個人的能力都發揮出來,把每個人變成創業者。這其實很難,在金字塔型結構里,員工是聽上級的,上級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,但現在,每個員工都要找到自己的用戶,要變成創業者,而且可以尋找社會資源來創業。

薪酬上,原先從外部引進的360度評價體系海爾也棄用了。當初,我就說這套體系可能在中國文化里行不通,因為大家都是同僚,出于關系和人情考慮,最后評價的結果都差不多。后來,海爾采取用戶評價的辦法,有很多的人專門來收集用戶的意見,然后給你評價。比方說,服務人員電話跟蹤,物流人員怎么樣?但是,總免不了會造假。現在實行了人單酬,就可以理解用戶付費的含義。

現在的用戶需求千差萬別,隨時在變,就如美國人查克·馬丁寫的《決勝移動終端》里所說的:他們是“在購物”(always are shopping),不是“去購物”(go shop-ping),所以企業只能不斷和他交互,交互不好馬上就會被打倒。因為移動購物時的每一個感受都可以馬上成為全球的“實時新聞直播”,有很多企業垮在這上面。我希望把海爾變成一個平臺、一個生態系統。一個自然界、一個森林,一定是生生不息的,每天有死去的植物,但是每天也有新生的植物。如果每個員工都是一棵樹,每個人都是一個創業公司,而且這個公司邊界非常大,可以吸引種子、水流、空氣,一定可以做得非常好。

海爾在商業模式創新中的目標是:企業平臺化、員工創客化、用戶個性化。

海爾希望做到這個程度:每個人都是一個創業公司,每個人都是一個創客,但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目標,不會互相打亂仗,因為每個人都會創造市場的價值。這也像老子在《道德經》里所說的,最高的領導境界就是“太上,不知有之”,為什么?因為創造了一個非常好的平臺,非常好的氛圍。

企業平臺化,就是讓全球的資源都可以為我所用。海爾有句話,“世界是你的人力資源部”。如果我是一個平臺,就可以整合全球最聰明的人來為我服務,當然前提是有用戶。過去,想創造一個東西非常難,但是現在利用互聯網,可以創造。過去員工是在科層制下面的執行者,現在是平臺上的一個自主創業的、自驅動的創新者。創業員工并非局限于在冊員工,而是生態圈的概念。

有一個例子,海爾有三個20多歲的青年人,他們發現很多游戲發燒友用戶對游戲本有很多意見和要求,他們就在網上找到了大約3萬多條意見,歸納成13類的問題,由此創造了一個新的游戲本。其它的資源在社會上就有,包括設計的資源、研發的資源、制造的資源,因為只要你有用戶,那些人都會來給你做制造,他們自己搞了一個商標叫“雷神”,半年的時間,這個產品就從零走到游戲本行業里的前列。

海爾給這三個青年人決策權,用人權和分配權,就是薪酬權。所以他們就可以把這個做起來。也有一些風投進來給他們投資。“企業即人,人即企業”,每個創業者都可以創造一個新的企業。

美國有本書《YC創業營》說,“硅谷,一個瘋狂即正常的地方”。它說在硅谷不是要做孵化器,而是做加速器。“孵化器”是指你現在不行,我幫助你孵化,我給你資金,我給你提供條件,但是你在我這兒做,你要受到我很多的影響。加速器呢?我希望你完全無拘無束,完全放開,完全創造,因為用戶的需求我沒法界定。所以,我們也希望海爾能夠成為一個加速器。當然,我們現在正在做孵化器的工作,還沒有把它做好,但是目標是希望今后一定讓它成為加速器。

 
 
[ 資訊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違規舉報 ]  [ 關閉窗口 ]

 
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
 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 
網站首頁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方式 | 使用協議 | 版權隱私 | 網站地圖 | 排名推廣 | 廣告服務 | 網站留言 | RSS訂閱 | 魯ICP備16034181號-2
 
地方棋牌游戏 香港赛马会官方 7星彩开奖号码查询 老彩民app在线下载 赛马会历史开奖结果 时时彩计划软件@吕新i资料 足彩14场专家预测 河北二十选五开奖结果 云南快乐十分复试奖金 看极速时时开奖结果 欧盟100指数怎么开户